menu LoCCaiの小窝
淇澳集
1684 浏览 | 2023-03-30 | 阅读时间: 约 15 分钟 | 分类: 小笺 | 标签: [中国风] [诗经] [恋恋中国风] [古风] []
report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11 天前,最后修改于 411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文序

文 / 吳子嘉

两年旧诗稿。年前有《稚气堂集》一卷,参差不齐,勘误甚多。癸巳年清明,仆龄十七,于旧时临安、南宋国子监杭城重订。集取《诗.卫风》篇题"淇澳”为名。取意"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凡古体二十二篇,五律三篇,七绝六篇,七律二十四篇。
并自集序一篇,长春流霜君,海盐王子济君,洪湖云梦君,历下颜乐君赠序各一篇。深谢四位赠余集序,溪云谨拜。
甲午年孟秋十三元

自序

仆不敏於文道也久矣,请试言之。自幼性笃,信而好古。摒落游艺,独钟诗文。偶有拙文。聊聊数语言及风。尝以论曰: 文之德也大矣,与天地并行。夫五常之德,乾坤之数,率然叠用,自然运裁。神理动於中,则文辞外发。既行四方之风,将以抑闒茸之邪心,弃淫郑之靡音。克明峻德,劝美惩恶,彰则天之轨,著万祀明法。
上溯坟索,自生民始。伏羲演卦导源於前,虞殷歌咏斯文於后。逮及周室,四海隆盛。由是风雅相兴,诗赋弥著。若夫关鸠诸篇,原其正始之音。诗者,志之所之,陈诗展意。至於屈宋,随形逐影。视乎天文,察乎人文。深思远虑,临渊怀沙。情之绵貌,九辩悲秋。楚辞之体,靡曼容与。故风骚之道,文人昭质,自兹浏然可观。
爰逮西汉,贾谊述篇,枚乘铺陈。丽辞盛藻,咸蓄讽谏。至 如相如杨雄之俦,文辞纵横,雍容闳丽。囊括宇宙,总揽人物。又若王,东方,刘,班之属,繁华蕴藻,腴词夸丽。然上书献赋,皆以喻讽惩劝,义不徒然。及子长出,究天人之极,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从指规以玮文,秉理而修史。然上溯尚书春秋,原其渊源所始。子长接乎先贤之传,振芳尘於后。自兹以降,史官异轨同奔,述史托意。由乎经史并行,历代之士,各相慕习,文之时意备焉。
逮及后代,文风渐落。魏之三祖,颇好藻饰。既行雕虫之风,天下扣音。骈偶之数,盛於时矣。则曹刘出,摒落斯文,固其风骨。爰及江右,潘陆思存遗风,用以自通。又及中兴,玄风嚣盛,文人寻微逐末,独好清谈。至於仲文变度太元之气,宋氏颜谢,并轨前秀,情辞愈广,示范后昆。
逮及唐宋,文道聿兴。唐宋信为诗家之冠,宋词许为词家之宗。若无暇玉壁,英华内敛。诗词并驱,文质彬彬。风雅之道,卓然可见。至於明清,源流始繁。巍然绝顶,飘然风发。风流相兴,滋之无尽。自兹骚人茂行,文德神理,粲然称世。
爰及近代,改革文风,损本寻末。文笔日繁,久构无用。后之作者,学不稽古,雅郑不分。作幽昧篇章,耽名求誉,逐俗弃雅。於是诸省远县,摒落古典,倾覆古文。窃以为,文风因世而成。世风日下,安求直上?至於俗化风,风成势。文德之不行,可知知矣。
仆自幼性笃,信而好古。独钟诗文,久持不废。昔言好庄子之言,今则粗读国语,左传,尤喜拟古。以此论世,则又不同。论文之技,无益於世。读史之得,有获於身。仆喜文史,观之古人以文德为兴,以俗风而衰。乃合书太息,临文轸怀,屈心抑志,不能自己。惜道心唯微,寡识陋意,大言煌煌,笔下糠糟,恐为人笑也。故述此文,聊写暂怀之志而发终古之怀。

颜乐君序

《毛诗序》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於中而形於言。”故诗人以诗为生命中一安顿法也。上虞何君溪云,性耽吟咏,聪颖好学。致力文史,日益精进。检点吟箧,积稿竟丰。今结为一集,蒙赐瑶章,得窥芝光玉屑,诚咳珠唾玉,良足动人。昔人曾云:“捣麝成尘,芳馨之性不改;拗莲作寸,高洁之志长留。”其诗其人,秀拔清莹。集中佳者,可付红儿低唱矣。去岁与我兄定诗酒之盟,欲一瞻丰采,还期荷香藤影之中,得奉雅人清话耳。
济南无雨斋谨序

流霜君序

甲午以来,西夷之文化渐入中国。时之国士,以为国艺无用,乃终摈之,至今也久矣。观夫今之众人,尚西北之学术,斥前后之文明,未权轻重以择世人之见,妄辨良莠而称时下之风,国艺之式微,可知耳。然千年以来,东西文化之雠者,世人之所知也,前人之激盲致今天人之溷瞽,崇洋媚外而忘其本,不亦悲乎?予闻「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刺众人盲见其华而不闻其实乎。有法兰西之士曰「今之中国其不能思想也矣夫」,今之所见与之耳。或有甚爱洋剧者,问其因则以某明星之云者,深究其思而不能一二,因其无知而嗤明星之不识者,其见蔽也矣夫。今中国之电影之不如西,予亦知之,然絜其文化之深浅,中国未尝败於之也。数千年之所以日益衰微,激士之一炬之中,愤青之一言之下可见矣。而今欲复古道而存绝学之士,见谮愤青之同侪,皇汉之羽党,嗟乎,今世之揆,可知其怪耳。
网络固为近世之物,文化凭之传其道,思想依之补其罅,国艺乃得重现於世人。然其艰涩,则亦有哉,或从其简,以为艺术之发展,弃其律而称伤意,妄用其辞乃不知是非,至於今,虽众爱诗词,竟不知其本何物矣。予固知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辞,然内他外己,见其表而忘其裏,予耻之也。
容乃大」之辞,然内他外己,见其表而忘其裏,予耻之也。 予友嘉兴铭谟,少好古文,习五经以增识,通六艺而为辞,经史子集无不能也。择精舍糟,友鵷斥蟊,立今之诗坛。检点吟笺,编为一卷,因《诗》名之《淇澳集》。夫兰芳麝实,岂作即消春雪;文意诗心,乃为将放朝阳。何众人之鄙,推知佳者之难蠡。乃属斯文,以酬予之赞叹矣。
流霜於癸巳年清明

云梦君序

夫春雨梨花,此足以怡情也;秋月桂子,此足以觞咏也。况边马北嘶,越鸟南望。皆天地之所感,而资诗人之用笔也。至於鱼传尺素,雁带红笺,时寄新吟,乐谈旧事。抽思发想,谋藻聘辞;皆友朋之所为,而补文士之调笑也;余尝闻苏子言: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是以闲者寓居南山,抒情载志,留於翰墨,以清胸中之臆焉!
杭州何君溪云,信而好古,游艺诗文;好乎文德,能行古道。夫古之作者为人,今之作者为文;是故今之作者,逞才以图名,以作文而作文,而非以性情使然;而何君不添矫饰,自写心声,崇乎魏晋,复归醇雅,踵唐宋之迹,而风骨渐开也。遂搜昔时所作,纪事咏物,有所寄托者,结为壹集,名曰泣澳集,嘱余为序。林下之弹,常怀昆山之玉;鸿鹄之志,岂无驰骋之涂?翩翩少年,文质表裏;道惚而远,爰有久日;余遂欣然允之,以嘉其标格,并以勉励洪湖云梦记

子济君序

人情之所同、咏歌於千载之上、千载之下闻焉而兴起。前世之情垂在於今者、载籍记其故事、篇策传其辞章、皆如目击耳闻、彼我之相同可知者也。虽然、宣之之道与化移。楚汉以骚、魏晋以五言、唐宋明清诗词交盛、其化同、其道同、其体近。爰及今世、其化大变、虽情动於中、难形之以其道。余於是甚悲今人之不知所以言也。
上虞何君、生乎今世、志乎古道、力行数岁、诗业有成、顾影往昔、慨然永叹、遂取初学所作数十篇以为集。其言有咏怀之风、情通乎先士;其人又高就、既济文士之厄、诚斯道之大幸也。
虽然、有大不幸存焉。承百年之变、诗道不绝如线、内鲜奋发、外盈交蔽。蹈其道者多乏真情、述其情者所不以道。怀志之士介立乎其间、下视芸芸、则或生骄吝;上探先贤、则或陷其阱。如杨雄之步孔屈、卒无可观。何其险也。然岂非遭时之大不幸也哉。其忧之深,道之难、又非何君之伦不能与共之也。
王子济於癸巳年清明

仰斋诗话十一

铭谟,又称吴子嘉,皆网名,真名何溪云,绍兴人,现在杭州念高三。18岁。予读其和答竹卿之《瑞龙吟》,喜之,倩竹卿为介,结为好友。知其七岁学琴棋书画,诗词歌 赋。初一即读昭明文选。高一学写诗。去年(2013)春,整理其所作诗为《淇澳集》。
其自序概括一部中国文学史,夹叙夹议,文从字顺。现代青年人能写文言文者甚鲜。 具此水平者尤为凤毛麟角。集中及此后所作,五古与七律较多,亦较佳。有步老杜 《秋兴八首》,当寓步武老杜之志,亦可见其于七律用功最多。
其《十七岁临屏自题》云:
书剑生涯可属予,前尘检点意何如?
功名衮衮靡关我,岁月堂堂且读书。
梦化羽衣尘外独,病来诗骨酒先疏。
一灯四壁相看久,许我如磐荦确居。
《铭社作业 初夏》云:
行吟小径过山东,叶下娇莺啼不穷。
十裏清岚翻晦暝,几重烟絮锁葱茏。
层岩连嶂参青碧,乱石分泉入眼朦。
踏月晚来村舍外,湖心吹皱树间风。
抒情写景俱有可观。前首颇具风骨,后首灿如图画。颈联青倘换为睛,眼换耳,或更工。

古体诗部-1

序诗

天地一铭谟,浩然犹狂咨。
往来竟如何?倏来或倏己。
譬如鸿鹄志,经年过万裏。
风尘杂愁思,诗心独系此。

咏怀

驱车临四野,遥顾望北林。
悲风来怨慕,寒流独伤心。
鸿鹄振远浦,孤鸟思遥嶔。
朝为苏门啸,夕暮游子吟。
自非伯子牙,悦怿托徽音。
徘徊复徘徊,涕泗忽霑襟。

拟古

沈吟安可久,叹来深且沈。
清晖投碧潭,章影落幽嶔。
孤鸿发缓响,伤雁鸣哀音。
林深无穷尽,人迹不可寻。
浮云徇碌事,挥手一扬琴。
偃仰以独古,持操徽在今。
所秉潜虬意,来兹验微心。

感怀

徘徊终不乐,无语长戚戚。
人世固有常,神思秉孤旨。
曾效鸿鹄志,纵横过千裏。
尺幅鹑鷃戏,逍遥不顾视。
而今泣者谁?怵惕独吾子。
折翼每嗟吁,诗心独惜此。
所得终如何?茕然空无倚。
俯仰多失意,无语却之矣。

夜中感怀

夜中独徘徊,感我役行苦。
风尘千尺深,经年逐尘旅。
可怜谙诗书,空抱昆山玉。
欲乘万裏鲲,所得竟腐鼠。
而来终如何?偃仰吐愁语。
壹番萧索意,恐效穷途哭。
挂眼多荆棘,块垒磨思绪。
怅然复徒倚,嗟哉凭谁语?
本作鸿鹄心,而今又几许?
矫首望明月,明月几时顾?

寒夜

冥空泣夜鸟,皓月垂白袷。
敛手惯无言,拨琴抱幽雅。
疏星散四下,孤影相和狎。
群山影参差,幽林碧低亚。
空谷壹长啸,来风疾然滑。
焉得钟子期,月下共迎迓。

独步偶吟

独步过小桥,朔风何凛冽。
我思明皎皎,回首溟中月。
影孤云上悬,花散烟旁泄。
形单无情过,徘徊怎得歇?
千裏隔好声,之子音尘阙。
唯我琴书随,上元孤灯灭。
纵求心意合,长路怎得越?

无题

寒月破烟云,清辉入我门。
敛手不能寐,愁思视夜翻。
东西征篷路,飘堕竟无根。
辞乡无知己,何处叙寒温?
拨琴抱幽雅,聊歌一酒樽。
有事何曾说?无诗不敢言。

五古

晨出东南道,夕息在遥嶔。
疏峰绝高礆,列壑杳深沈。
飞泉响北涧,幽鸟和远音。
倏而凉风滑,晚来气渐阴。
时逝不可惜,坐石费孤吟。
感物晨昏易,贵不屈所心。
我从造化裏,试把本心寻。

无题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难卜。
神思杳不歇,孤旨惯如故。
曾怀鸿鹄心,奋翼步天路。
中庭鸠鸟戏,飃颻不壹顾。
而今终如何?潦倒不遇赋。
偃蹇竟何循,无庸枉自苦。

无题

天地何其大,歧途雑俗尘。
挂眼荆棘满,偃仰竟何循?
踌躅难自抉,引颈聊壹呻。
茵混固如此,隅蛰且缩身。

拟古

捐捐泉上弦,林下独自弹。
荒墟抱昏色,衣单怅夕寒。
尝秉昆山志,年来心渐阑。
怀今又怀古,长怀不思还。

饮酒

案置一杯酒,愿醉不愿醒。
倘仰天地间,微躯托苍冥。
飘遥无所止,摇落如散萍。
所来酒渐尽,难复遗世情。
各感零落事,不敢和渊明。

咏怀

其一

敛手不成寐,揽衣自鸣琴。
疏星散四下,凉风飘我襟。
鸿鹄振远浦,孤鸟思旧林。
愿睹形骸骨,不见游子心。

其二

仰彼晨风鸟,远游图南翔。
鼓翼舞游气,远惠幽兰芳。
飘遥以独古,循碌应相忘。
所来终如何,愁思结衷肠。
欲归忘故道,惜我兰心房。
岂忍霜风欺,何日复朝阳?
踌躅难自抉,壹任嗟怆伤。

其三

朝辞东南道,夕息道边李。
结实苦且涩,惆怅由此始。
人生不如意,生忧每在杞。
譬如鸿鹄志,欲上昆山趾。
折翼失所道,茕然犹吾子。
偃蹇终难循,倏忽亦倏己。

忆人

辰光倾银汉,人与月垂行。
来风倦始复,秋声已暂鸣。
徘徊忆之子,独坐看双星。
牛女各相望,迢迢怀幽情。
感彼子夜歌,低头涕泗凝。
但惟君言笑,愿作千裏萍。

怀人

门前东流水,天边明月光。
蔓草青郁郁,蒹霞复苍苍。
梦裏淩波女,似游水中央。
摇光倚去水,清风动律商。
飘之一苇舟,离之两茫茫。
拨之月影乱,思之我心伤。
凤兮凤兮远,欲行水更长。
恨水去无尽,相思已成行。

卜居

卜居斗室中,掩扉寒愈深。
乱月孤云起,举樽秋露侵。
旦夕无所乐,之子不可寻。
寥寥二三子,焉能知我心?
独持书一卷,索居且沈吟。
长夜何迷漫,萋萋沾我襟。

赠长安兄

敛手独临宵,殷忧良已多。
携琴当户坐,营念望天河。
寂寞酌酒满,朋旧驶相过。
江北皎平迥,江南澄清波。
彼哉万裏鸿,相与南北歌。
古来金石交,穷年岂消磨。

为牧师寿

少友唯多饮,知言望者珍。
尘网锁无赖,方睨君子身。
是日逢牧师,天涯两乡人。
无约既结社,慷慨且天真。
若尔晨风鸟,拏云厉清呻。
矫矫羽翼丰,睥睨网诗文。
妙理固穷德,诗囊性所伸。
出言比大斗,竭尽谢家珍。
我惭卢前愧,寿诗不敢陈。
徘徊暂徘徊,视夜已近晨。
宿酒酬夕话,言简意最诚。
何时一聚首,余言许细论。

宝剑篇(次韵)

君不见, 洪荒混吨患四凶,幸出彼剑造化工。
光屑快电逼双瞳,精铸棱柄首山铜。
太虚冻云阴阳风,演幻如龙破苍穹。
一龙直出天罡充,如惊欲退动崇隆。
二龙腾跃昆仑峰,纵横睥睨裂地壅。
凿山导河高下通,飞扬跋扈吞天虹。
日头倏忽迈西空,似坠虞渊复无踪。
星文当芒月当锋,淩空壹剑魍魉穷。

甲午除夕遣怀

未应茵混耽升沈,愧我生涯感不禁。
行止逆旅弹铗客,潜从块垒少年心。
壶觞属酒书成累,平仄征蓬身渐侵。
见说前尘依旧好,岂因落拓废登临?

晨起大雪偶感

晨起街衢霜漫地,联翩六出著衣裾。
朔风猎猎林犹寂,碎屑纷纷梅更疏。
松顶积高新鸟迹,陇间凝塞旧流渠。
遥知四下无春讯,且向泥炉自读书。

十七岁临屏自题

书剑生涯可属予,前尘检点意何如?
功名衮衮靡关我,岁月堂堂且读书。
梦化羽衣尘外独,病来诗骨酒先疏。
一灯四壁相看久,许我如磐荦确居。

怀旧友

无由满目沧桑泪,只有诗肠独自询。
旧友如风空思忆,清音过耳不染尘。
一枝寂寞鸿孤影,无意沈沦梦乱人。
前任旧欢寻不得,天涯各自渡残身。

咏阮籍(次韵)

平生尚志好书诗,独许形骸撮啸随。
琴侧咏怀终掩性,世间偃仰未摧眉。
原为青眼佯狂志,岂是穷途堕泪悲。
几度丹青明著誓,犹将夙愿酒中追。

铭社作业 初夏

行吟小径过山东,叶下娇莺啼不穷。
十裏清岚翻晦暝,几重烟絮锁葱茏。
层岩连章参青碧,乱石分泉入眼朦。
踏月晚来村舍外,湖心吹皱树间风。

口占(与234室友离别有感)

樽前慷慨不相违,刹那流年尽可追。
零落歌声多妄语,往来片段幻烟灰。
伤心旧事悠悠在,触目形骸故故颓。
惯识人间离别意,无须更饮壹千杯。

野望

回首乡关风瑟瑟,相思今夜与谁同。
泊舟闲系姑苏外,渔火独看流水中。
枯树无由遮皓月,孤鸿犹自度秋风。
经年莫问升沈事,怕共江枫一处红。

自题

学诗学赋学书画,独许形骸宝马姿。
几度虚名徒自恼,从来风月等闲知。
可怜画虎昆山意,堪忍锥心堕泪悲。
非恻至今怀抱写,无由空费楚幽思。

自题

深思独举不相违,疏放锋芒可属谁?
倦鸟迟栖非本意?孤踪浪迹莫独悲。
诗书枉作屠龙技,笔墨堪成堕泪碑。
苦恨无端均壹梦,寒灯佐酒费猜思。

古体诗部-2

代人赋

底事深深深次骨,往来漂泊又三春。
他乡此际留诗鬼,白骨当年傍野坟。
半截烟灰存异数,一生辛苦属衡门。
茫茫谁问经年事,倏己疏来尽入樽。

自题

几度沈浮孤子游,从来偃蹇志难酬。
尺三剑遂幽琴舞,壹五年度茵混忧。
青眼弹铗天垒命,枯骸旷荡潦服裘。
卢前讥问余惭否?却道飘零又一秋。

泛舟西湖

轻舟暂驻忆曾经,山色不分亦不明。
渐逐青帆风远近,乍翻白鸟影仃零。
久违烟雨水犹绿,收拾行藏骨尚清。
想见前程春近否?三声大笑意稍平。

夜中不能寐

驿外青灯入苍冥,茫茫前路晦复明。
半卷流帘看夜色,一钩残月过深庭。
未知孤鸟啼何事,堪忍西风翻几更。
是夜消沈无倦意,幽思辗转是余酲。

夏夜偶感

咖啡饮至意阑珊,灯火昏幽宿雨寒。
窗外荒陂青似冢,半城霓影映如帘。
经年错落醒时梦,著我伶俜旧少年。
因问此生曾误否?夜深犹自剪长衫。

思旧(次韵明月兄)

时光恍隔梦更新,旧地重寻同渡人。
身世共鸣曾讶我,文风连理亦同邻。
经年渐老羡阮嵇,岁暮易忧失鹿麟。
今唔回翻疑故事,教我一读一秋旻。

秋兴八首步杜韵

其一

一夜西风宿缬林,令令溪涧荻芦森。
秋声亦振孤蛩羽,暮色将成丛树阴。
始欲回书鲲化志,从前弹剑侠游心。
投囊兀立沈吟久,枯傍荒凉听晓砧。

其二

坐望山头日渐斜,孤车行待撷朝华。
经年拼却烟霞侣,从此寂寥羁旅差。
掌上红尘流旷野,梦中吟索乱胡笳。
一川秋色参差过,於我靡成自在花。

其三

晴江一曲沐余晖,仰彼天衢达紫微。
北斗欲横孤石峭,高风欲起角鹰飞。
洲心荻苇风来迥,月壁尘烟梦久违。
投笔所思唯故旧,孤鸿兀啄稻梁肥。

其四

造化盘峰傍若棋,卜居饮马已堪悲。
寒云树隐深秋处,宿雨钟敲冷骨时。
属我生涯孤剑在,微身立世壮心驰。
嗟哉交感无多语,待取长途有所思。

其五

曾经高志抱蓬山,竟陟霓虹广厦间。
灯影交旋蚀幽暗,音符渐次键开关。
画廊邂逅初逢影,铅笔勾描后别颜。
默倚晶窗痴念想,可能邻桌坐同班。

其六

风飘红叶落肩头,万境清寒是此秋。
聒夜寒鸦遗迹少,经年故事有人愁。
众尘错落皆寓梦,一舸漂流宜狎鸥。
已惯平生飘泊裏,时时负手立汀洲。

其七

秦皇勋业汉唐功,肋翼差池似梦中。
一卷韦编虚信史,千年谜霭起秋风。
名传万类猿犹鹤,史论诸家黑与红。
读罢西窗头欲雪,沧江吾与钓鱼翁。

其八

街灯深浅路委迤,汽笛频鸣过北陂。
故地霓虹参旧梦,楼前孤鸟抱南枝。
曾经盟誓终无悔,此去参商各自移。
秋陆归期相问罢,临歧余泪不须垂。
看到有帮助的打赏点吧!孩子快要饿死了.....
支付宝 微信 数字人民币
发表评论
account_circle
email
web
全部评论
2023-09-20 10:14
好好好 下次一定
2023-05-12 19:03
你写得非常清晰明了,让我很容易理解你的观点。
2023-05-14 17:30
歌曲封面
0:00